新闻中心

   精彩活动
“走向幸福”2014年东城区新年交响音乐会带领市民走向欢乐新年
  240学生挥毫写廉洁 东城
  东城温塘社区成立业余曲艺团,
  东莞市"文化暖流进企业"活动
  《大野·大美》展现西藏的柔美
  200件作品尽显东城一中艺术
  黄旗山,制造激情无限 啤酒
  都市绿洲—游其晃摄影作品展
 

   经典回顾
东莞东城原创音乐剧《钢的琴》喜获“文华奖优秀剧目奖”
  东城温塘社区成立业余曲艺团,
  《客居东莞》东城首发
  黄旗山,制造激情无限 啤酒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一块无法返还的土地(组诗)
作者:蒋楠  添加日期:2011-08-23   阅读次数:[1740次]
时代已被阉割
 
此刻,黑铁的剑已经铸成
罪孽与浴血的可悲背景
时代已被阉割,这是
 
一片缺失阳具的土地
她的内分泌失调,经期紊乱
一脸的空虚与迷茫
表情乖张
 
她的肉体插满标记和模具
仍旧晦暗地
继续着与众生的关系
不可思议地形成,那
无垠的因果之迷宫
 
一块无法返还的土地
 
带着农具和土地,乡亲们
进城了,仅仅一天
脚手架就阻断了来时路
惟有那份尘世的疼痛
还浮在原野的上空
 
人们停止了麦穗丛中的
吟诵,让一抹抹乡愁
修复日渐苍白的内心
 
是的,村庄还在那里
人们回不去了
 
昂贵的证据
 
城市是巨大的模具
从土地上
批量生产楼宇
 
钢筋混凝土成为难以逾越的屏障,横亘于
大地的遗骸与无土时代之间
来去匆匆的过客,在迷惘中
踩碎它的浮华与苍凉
 
这是多么昂贵的证据
人们夺走大地的权杖
留下永不弥合的伤口
 
蚂蚁的幸福
 
和一群不明身份者
住在一起,城市是被我们
搬来搬去的蚁穴
在同样的土地、同样结构的
房屋里,甚至在同样方位的床上
我们伸出手指,剥开
伪装,让梦乡
挨近同一个场景
 
我们游走,在城墙根部
在花丛、苗圃。紧贴着
泥土的气息
一粒路边的残食,就可以打发掉
美美的一天
 
石头,石头
 
石头没有脑子和器官
没有脊髓,也没有
细胞与血液,它
只有顽强的生命
 
它知道土地的真相
身体的真相,以及大自然的真相
它是另一种文明
 
在荒山,野岭,石头远远地
窥视我们的无知
但从不泄漏任何秘密
从不疯狂
 
没有根基的作物
 
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
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
 
在工地与工地之间,成群结队地滋长
如没有根基的作物
 
在一块无法返还的土地上
开满赤裸的花、罪恶的花
 
肉体和精神已被抵押
我们勿须用自己的名义说话
 
把灯关掉
 
把灯关掉,让我看清
万物的真相
 
无须知道,夜的掌心
究竟把玩些什么
也无须知道,夜归的异乡人
是否将最初的魂魄
留在了即将来临的路上
 
我要辨识的事物
一如艾略特冥想的荒原
伍尔夫刻画那
墙上的斑点
 
我要谋求的答案是
那些白天不可企及的事物
虚假的,狭隘的,模糊的
混沌而尖锐的
可不可能变得真实
开阔,清晰,平滑而细腻
 
跟着夜晚前行
 
跟着夜晚前行,那被抛弃的亲情
贪婪的私欲,虚伪和狡诈
那些人世间的罪
都被一一容忍和原谅
 
我们主宰自己,主宰着
这世界的一草一木
但主宰不了来到脚底下的路和
爬在面孔上的时间
主宰不了过去和未来
 
那些“敬土地者近神明”的人群
正一个个地消隐
那些犁耙高挂的院落
正一天天地
倒塌
 
无法停留
 
无法停留,我只有
面朝南方,一直向前
继续没有终点的远行
 
当时光顺着河面漂去
那些沿途的风景:房屋,树木,站牌
一节一节长满了回忆
 
总会遇到陌生的街,总会感觉
那斑驳而又荒凉的巷陌
与我无关
 
走过的旅途,总是无法把握
总在不停地错过
 
道路的对面
 
在道路的对面,邂逅
我精神的兄弟——博尔赫斯
他对我说:
“在远方,我将重获我的贫穷”
 
的确,离开出生地
离开熟悉的泥土,空气和水
我对即将抵达的远方
一无所知,但还是怀揣期待
缓步而行
企图避开自己的命运
 
飞过城市的候鸟
 
一只鸟匆匆掠过人群
掠过苍茫的夜色
我看见了它的羽毛
它掠过的影子
 
城市上空
有摸不到的爱与哀愁
黑色的羽翼覆上尘埃
它孤单的剪影,与远方
正在消失的村庄,进行
一场晦涩的暗恋
它孤独地飞着
越过时间均匀的表面
 
这孤独的影子
背着时间这个巨大的包袱
从空茫的钢筋丛林里挣扎出来
将梦托还给大地,托还
另一个青山绿水的家园
 
相同的底色
 
如果倒退到土地变迁以前
如果倒退到命运拐点以前,或
泅渡到千里之外。同样的夜色
吮吸着我们。夜色中
忧伤是同一种旋律,幸福
也有相同的底色
 
树枝在微风中低鸣
觅食的昆虫和沉睡之鸟
那些美丽的生物
像大地溢出的一个个梦境
 
月光飘下来,那么轻
月光笼罩下的原乡人,那么轻
仿佛随时会被城市的霓虹带走
 
废墟
 
在痛苦与迷朦之光的废墟上
我和海子一样,窥探到了
“土地固有的欲望和死亡”
 
亲眼目睹,这秀美的家园
变位与变形,成为一堆灰烬
倾斜的裸山,仿佛是
不能被遗忘的梦魇
 
当路上的亡魂聚散之后
当时间将他们掩埋之后
这废墟也将变得格外的葱郁
有花草树木,还有
诗人的赠礼
 
毁灭与重生
 
在底层的土壤上徒步奔逃
我的脚踩上了
一片失去名字的地方——
大理石与花朵的交汇点
 
太阳西沉,建筑工地上的搅拌机
远远地临近,变成
大地上行走的一具人身
它挥霍泥土,而泥土
也在挥霍它
除了建筑物,我只看见
一些炼狱的残渣
 
在一种永恒的意义上,它就是
毁灭与重生的混合体
 
没有历史的时代
 
无法揣测,要倒回多少步
才能回到母体,就像无法揣测
这块土地
要回溯多少年,才是
宽阔的牧场
 
这是祖先安放灵魂的地方
罂粟和野菊花开了一茬又一茬
这里是马勒的大地,贝多芬的
田园,五柳先生的东篱与南山
 
还是这里,在一个没有历史的时代里
在搅拌机的轰鸣之上,崛起
一片石头的丛林,它
不属于树木,不属于飞鸟
也不属于我们
 
我们已无处安葬

    

 
东莞东城文化中心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大道东城文化中心 电话:0769-22384787 22384756 传真:0769-22384787 
备案序号:粤ICP备05041950号  技术支持:中国无忧建站